您现在的位置:

挖地雷 >

漫谈贪官与情妇

【导读】情妇现在由数量型开始向质量型发展,厦门远华案就是典型代表,他们一改徐厅长那种“捡到篮里的都是菜”的粗放式经营作风,在情妇的个体含金量上下功夫,硬是把诸多名流揽入怀中,并创下包养情妇投资额度等各项新高。

  【】报道:古代并没有“情妇”这个名称,但有一种类似现代情妇的,贵族、士大夫和富有人家所豢养,称为宠婢或姬(姬妾)。男性蓄宠婢的原因,除了满足性欲,显示身份、财富之外,还因为古代有“良贱不婚”的规定,士大夫不得娶贱民为妻,甚至不能正式纳为妾。他们与贱民出身的女性即使情投意合,也不能结为夫妇。有些宠婢生育后被纳为正式妾侍,但有些终其都得不到任何名份。她们所生的子女虽然与侧室生的子女同样属于庶子女,但他们是私生子女,地位与正式妾侍所生的子女往往有很大差异,有些甚至不被视为成员,只被视为奴婢、仆人的身份。
  从八十年代我国进行改革开放,大量富商进入中国淘金以来,一些人以住房、金钱等为交换条件,在大陆包养年轻漂亮的未婚子一起,形同夫妻。由于这些人成为事实上的第二房,当时的一些香港媒体把这些被包养的称为二奶(情妇)。最初这种现象在广东、福建等沿海发达地区。到2000年后,部分官员与富商,包养二奶的现象逐年增多,成为了备受关注的社会现象。在网上,二奶(情妇)更是成为频频被提及的名词。被包养者,多是没有工作、不愿工作的妇女。她们多依赖有钱的已婚男子,与之同居,为其生儿育女。有的则假作秘书、保姆等。
  很有一批略带姿色和风骚的女人,投贪官所好,她们想靠本事吃饭却没有本事,想出苦力又吃不了苦,干脆干起这投资小见效快的“情妇生意”。这是女人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在当今社会上,一些贪官反过来又把“包二奶”看作是“风采”;把搞“情妇”看作是“致富”。尤其是在一些公共交际场所,他们时常带着这些“假夫人”出出进进、羊角风会影响寿命吗招摇撞骗、哗众取宠,为自己“装门面”、“添光彩”,炫耀自己的“神通”。有的腐败官员还恬不知耻地说:“如今二奶没仨俩,生活乏味不潇洒;没有情妇和小蜜,活在世上不甜蜜。”
  情妇是一个比较专业的职业,她们首先要十分善解人意,床上功夫到家,对你含情脉脉。在很多的情况下,能帮助你做生意,特别是在交际场合。随着我国体制的变革,私营经济的比例加大,中国本地的中上层开始崛起,加上海外归来的各种人员、政府官员,成为了情妇们捕获的对象,也是迄今为止包情妇的主要客户。现在,包情妇在中国主要变成了汽车以外的身份象征,互相攀比的一个重要环节。如果你经常和官员打交道,没有一个秘书(情妇)在旁打点一切是没有面子的事。情妇的供应来源最低级的来自乡镇的发廊、按摩院、中级来自一些城市的夜总会,高级饭店的知客,星级酒店的招待,名牌时装店的售货员。高级的是模特,名牌的妹,歌星与影星。
  我国历来就有“自古贪官多好色”的说法。据高检统计,如今被查处的贪官污吏中95%都有“情妇”。一些腐败官员在金钱和的诱惑下,他们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力资源迅速剑财,然后包养二奶、三奶、N奶,这些有能力包养情妇的官员最后都成了阶下囚。情妇各有能耐,现在还报出有情妇竟争上岗的特大新闻。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一个贪官养几个,几个贪官养一个情人现在都见怪不怪,可今天令人“耳目一新”的是情妇“才艺大比拼”的新鲜事。据报道:被“包养”的情妇也是要有些真本事,“搔首弄姿”也是要有技术含量的。山东青岛城阳某公司老板范某在金融危机的影响下资产缩水,为了节省开支,引进“超级女生”选秀的选拔方式,“PK”进入情妇包养权。让他所包养的5名情妇进行了三轮“竞赛”,以争夺最后的一个被包养名额。可与他交往最长的情妇于某惨被“淘汰”后,于某不服气,假装约所有人一起游玩,途中开车有意冲下悬崖。于某当场,其他人都不同程度地受伤。近日范某协议赔偿于某家人58万元才平息。
  大部分情妇为贪官服务都是有本事的,情妇们在满足腐败分子的性欲要求时,她们还要借助腐败官员手中的权力为贪官们疯狂的聚敛钱财。腐败高官开始搞钱时,常常由情妇牵线。在贪官们贪污受贿的过程中,情妇起到中介作用。由于情妇与贪官的特殊关系,能够掌握和运作贪官周边经常在利益场上混的人,可以更好地为贪官谋取生财之道。他们互相利用、各求所需。
  大凡“贪绩”卓著者,往往能在其桃色履历武汉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表中找到浓墨重彩的一笔。事实证明,一些领导干部走上腐败犯罪的道路,都是从生活作风不检点开始的。而许多贪官的情妇可以说就直接扮演着贪官犯罪的同谋和催化剂的角色。湖南邵阳原副市长戴松林前后包养了8个情妇,用实际行动带动了一些科长、局长们纷纷效仿。众多情妇又纷纷办起了她们熟悉的茶楼、按摩店、卡拉OK厅。被百姓称戏做“中转站”。因为贪官们在工程上、在土地出让、基本建设上等不敢明目张胆的要,只有通过曲线来收取,一些赃款赃物便通过情妇们的“中转站”搞到手。湖南郴州市原副市长雷渊利除了金钱,千方百计搞钱以外,还热衷于低级趣味的感官刺激,看黄片、看黄书、玩女人,毫无羞耻。利用职权先后包养9个情妇,其中用受贿的钱为7个情妇买了房子。为了讨好所包养姓黄的情妇,开始用400万给私生子当基金,最后加到1500万。
  湖北省天门市原市委书记张二江不但长期包养情妇,除了搞更多的钱外,而且嫖娼成性,不管出差到何地,都公开指使身边工作人员“到街上转转,有好的就带回来”。从1989年至2001年7月的12年中,他竟与除之外的107个女人有染,其淫乱的行为遍及丹江口、天门、武汉、襄樊、嘉鱼、仙桃、十堰乃至北京、广州、东莞、南阳、三亚、温州、福建等地。
  有些商人利用贪官贪色的弱点就用情妇把当政官员搞定。近年来揭露出来的一些腐败分子的犯罪事实,接受“性贿赂”,或最终被“性贿赂”者拉下马的现象,似乎成为当今一些贪官的一个明显特征。海南省原副省长孟庆平曾主管土地、基建、机电产品进出口等,大权在握的优势成了他放纵自己兽欲的资本。一个老板找孟庆平要批了一块地,很长时间都没有。他最后想起性贿赂,用法学专家的话说,就是通过向国家公务人员提供色情和性服务,来谋取不正当的经济和政治利益。便有意安派女秘书去孟的办公室取批件。这个漂亮的女秘书“不辱使命”,孟副省长看见漂亮的女秘书走进办公室就开始卖弄风骚,孟副省长哪经得起如此挑逗?他夸女秘书“你有一种使人不可抗拒的”,连忙关上门,就把她抱在办公室的长条桌上行起了苟合之事。事毕,孟庆平把留给她说:“今后有什么事还可以来找我,这事你不要跟别人说,否则我就不好再为你办事了。”女秘书顺利地拿到了批件。孟庆平面对女色之所以感觉“不可抗拒”,恐怕最主要还是其内心暗藏的兽欲在作怪。
  性贿赂就是一个诱饵和腐蚀剂,一旦有了开头,手中的权力必然变异和慢慢被腐蚀。尽管眼下我国还没有设立制羊癫疯怎么治疗裁性贿赂的专门法律,但性贿赂明显违纪以及由此而引发违法犯罪或成为犯罪导火索,使并非个别的官员从此滑向深渊,却是不争的事实。衡量一个官员是好官还是贪官,只要看看其是否有情妇,就略知一二。南京市车管所原所长查金贵年近花甲,居然包养了13个情妇。查所长经常在熟人面前情不自禁地自我炫耀:“《》里有金陵十二钗,我呢,有金陵十三钗”。对少于“十三钗”的贪官,查所长绝对“打心眼里瞧不起”他!查所长的包养纪录还得及申报,同在南京为官的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就已将其纪录刷新。徐某人以包养140多个情妇的骄人业绩,完全有资格对查某人嗤之以鼻:“小子,一边凉快去!”
  在全国腐败大案中,相当多的干部腐败与养情妇有关。有专家对发生在当前一系列贪官养情妇、包“二奶”案件作了调查,认为权力缺乏制约、监督流于形式,难抵世俗诱惑、侥幸心理作祟,乃情妇现象滋生的病根。在几乎所有的贪官与其情妇的交易中,都包含着程度不一的权色交易,而国家或公共利益恰恰是这种权色交易的牺牲品。情妇是腐败“成果”的最直接受益者和消化者。她们往往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经济犯罪的关键程序。
  情妇现在由数量型开始向质量型发展,厦门远华案就是典型代表,他们一改徐厅长那种“捡到篮里的都是菜”的粗放式经营作风,在情妇的个体含金量上下功夫,硬是把诸多名流揽入怀中,并创下包养情妇投资额度等各项新高。
  在现代社会,养情人不是靠,而是靠利益。情人牺牲身体,追求的是物质利益;官员贪求色欲,就需要为此支付权力。否则,一个年轻的女性凭什么要牺牲自己给你做情妇?而干部的正常收入有限,为了满足情妇的要求,不得不铤而走险。有的贪污受贿,有的循私枉法。只要是贪恋女色包情妇的官员,都不会再坚守清廉。因为从贪恋女色的那一刻起,腐化的便占居了上风。很多干部在没有作风问题之前,能够保持洁身自好,自觉抵制各种不良风气,但是,一旦沾上了女色,一直坚守的道德底线便被攻破了,就像失贞的女人不再看重贞操一样,腐败由此而生,且一发不可拾。
  情妇又是官场腐败的一张“名片”。对某些人来说,一旦道德栅栏难关满园春色,“饱暖思淫欲”根本无需诱惑,他们轻易掠得万金不义之财,必然要“购买”感官享受,寻找腐败收益的分享者,并借机炫耀权力资本。贪财的美色与变质的权力一拍即合,这才造就了凡有腐败处皆有情妇的社会奇观。情妇们心甘情愿跟着“官老爷”,只有一个目的,即以和身体为筹山东治癫痫医院有哪些码,从官员那里捞取与之对等的钱财(当然也有极个别是为权的)。这也是贪官情妇之间,色欲与贪欲的辨证关系,即勾搭成奸各取所需的关系。
  近日卢嘉丽被戏称为“史上最美高官情妇”。卢嘉丽曾利用自身姣好的容貌,将诸多位高权重的官员玩弄于股掌之间(2月20日东方网)。先后用美色来贿赂,将国家统计局局长邱晓华,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党组书记、局长祝均一,上海市宝山区区长秦裕,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兼办公厅主任孙路一,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董事长王成明等9人拉下了水。为了靠美貌活得精彩,她先是以100万元的身价,做了上海市核电办主任、上海华发核电公司总经理的杨忠万的情人,当杨忠万因贪污千万元而东窗事发后,她又和上海沸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张荣坤睡到了一起。他们联手捞钱,张荣坤负责寻找猎物,卢嘉丽负责公关。张荣坤依靠着卢嘉丽,不仅把多名政府官员拉下水,还挪用了近60亿国家资金为己所用。卢嘉丽从中“抽点”,转身成为一名千万富姐。
  “情场代有贪官出”,包情妇不仅损害了家庭,也对社会风气产生不良影响。虽然它已引起社会有关方面的重视,但是近年来还是愈演愈烈,“为色而贪”成为官员犯罪的主要动力之一。有些贪官出身寒微、经过若干年奋斗才走上领导岗位,但最终抵受不住美色而走上犯罪道路。他们借情妇之手收受他人钱财,从此走上不归路,演绎了一幕幕利用职权换色、买色、养色的丑剧。有些贪官,从情妇那里并不仅仅是满足一下“淫欲”,而情妇也不仅仅是从贪官那里获得一点“金丝鸟”式的享受。他们的结合,带着��烈的政治经济色彩,搞的是“权色交易”。他们犯的不是一般男女私情错误,而是合伙猎取社会财富、大挖国家墙角的罪恶勾当。
  对我们的领导干部来说,包情妇绝不是的男女关系和个人隐私,更不是生活作风小事,许许多多贪官的毁灭证明了这样的论断。诸多腐败高官挡不住诱惑,不能洁身自好,由色、钱而引发的渎职犯罪在上述“落马”官员中亦占一定比例,他们往往因为受贿、顾及私情而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导致给党和人民财产遭受重大的经济损失,这是发人深省的,也是值得官员们很好地从中吸取教训。我们惩治腐败,首先要健全制度,会“发现”腐败、要透过美女(情妇)画皮识破腐败、然后揪出背后的巨贪。
  (2009-03-0100:01:22)

【:怡儿】

上一篇: 错乱(三) 下一篇: 谷雨
© zw.hmvah.com  商贾人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