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套四宝 >

她阅人无数,偏偏这次踢到了铁板_励志文章

  点击关注卿云斋笔录,置顶公众号

  回复“古风”,给你一张特别推送

  来源 | 卿云斋笔录()

  撰文 | 黄鹂深树

  本故事为上下篇,错过上篇的卿粉们请点击这里哦:嫁给九岁的丈夫,我却对老爷动了情

  陆

  尚未出门的时候,她就闻到一股焦糊味,这会儿她才觉得一阵热浪朝着她疯涌过来,

  锦屏探头向楼下看,只见一片火海已在自己脚下燃着了,火舌贪婪地舔舐着楼梯和围栏,一层层地向上蔓延,

  她抓着楼梯的扶手向下跑,却发觉杨木的扶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淋上了一层油,火顺着阶梯向上探着,一瞬便淌到了她脚边,

  她慌了神,连忙退回了屋里,用力去掰那窗户,却不知道是被动了什么手脚,死死地镶在那里,纹丝也不动。

  “救命!救命!着火了。”锦屏极力张开嘴,却喊不出声儿来,

  “救救我。”她用力去拍那扇窗户,拍得劈里啪啦的乱响,仍然是无济于事。

  锦屏哭着缩到墙角,那浓烟一阵阵地朝她席卷而来,呛得她吸不过气来,她哭喊着,死死抱着自己。

  到最后哭不出声音来,萎在墙边一阵阵地抖,墙壁上,房梁上尽是滚流而过的火,燃烧的那样热烈而嚣张,只把她一个人丢在角落。

  锦屏的意识有些模糊,她断断续续地想着,是谁要害她,是何令仪吗?

  他对她曾那样的好,除夕夜那天,他拉着她的手,他的手像是火一样的烫,他对她说好。

  他那双柔和的眼睛,总是那样平稳地看人,把人看透了一样,她爱看他待人那样不紧不慢的样子,叫人心里安稳。

  她笑自己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他,说不准那个放了火的人就是他,她察觉了他的秘密,他要害死她。

  锦屏大口地吸着气,浓烟滚着热浪往她肚子里灌,生命终了的时候她还想着他,就凭那一点点触不到的恩惠,让她赔上了性命。

  迷迷糊糊的时候,锦屏隐约听着有人叫她的名字,接着有一双手把她攥得死紧,拉着她往外跑,

  她想站起来,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软,怎么也起不来,接着她觉着什么人抱了她起来,

  她就在那人的肩头一颠一颠地颤动着,他的衣领里忽然地有一阵清香味儿若隐若无地冒出来,像是冬天里她缝的那个香袋子。

  “老爷。”她在他的肩膀上嗫嚅着,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虽躲过了危险,仍在猛烈的咳嗽着。

  从阁楼里逃出来,他把她放下,又连忙叫了人来救火。

  两人坐在地上喘息着,一口一口仿佛要把空气吸干净一样,

  锦屏适才哭喊得发不出声音来,此刻只有一个劲儿地抹眼泪,怯怯地看着何令仪的脸,

  她还从未见过他这样,一张脸板得死紧铁青,眉头紧紧凝在一块儿,像是生着谁的气。

  “你为什么到这儿来?”

  何令仪开口问她,声音低沉而威严。

  她尚未从惊慌中缓过神来,又被他这样质问,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只顾着哭,

  两手上尽是烟灰,一股脑地抹在脸上,擦得脸上黑涔涔一片。

  何令仪看着她这一副样子,眼神不由得也软下来,仔细打量她道,“伤着你了?”

外伤性手术治疗方式有哪些

  等了半晌也不见她回答,只好把她拉着起来,她赌气不要他拉着,

  踉踉跄跄地往浣溪轩走,留何令仪呆呆在她身后跟着,两人都各自沉默,一路无言。

  回到住所,何令仪将她交给念念才放心走。

  锦屏换了衣服,将床边的垂帘放下,只独自一人卧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百转千回地思索,

  晚饭与前来问候的仆人郎中一并被推了回去,直至深夜,周遭的人全然歇下了,锦屏才渐渐有些睡意。

  倚着墙背过身躺着入眠,午夜梦回时仍是噩梦连连,惊醒时满头的汗水层叠滚落,惊觉床边不知何时坐了人,正背对着她掩面沉思。

  她见了他就觉得心酸,泪止不住地往下淌,静夜里的揉搓抽泣隐隐地散开,

  何令仪转头看她,黑暗里二人皆不见彼此的神色,他抬手摸索着擦她的脸,被锦屏犹疑地躲开,

  她开口问他,“你想我死?”那声音忧软缠绵,犹带着泣诉之声,绕得他心里发痒。

  他将手抽回,回答她道,“我一念之差,办了糊涂的事情,你肯原谅我吗?”

  许久也不见锦屏回答,只好自顾自道,“你也见了,我其实并没有儿子,不过当年为了避婚,编造出这么一出戏罢了。”

  “避婚?”锦屏不解。

  “五王爷当年想要拉拢我,想将妹妹嫁给我,我不好拒绝,临时起意说我已有婚约,

  我编了这样的话,多年来也无法婚娶,只能与表妹生活在一处掩人耳目,

  又怕一直无有所出惹人怀疑,只好对旁人说我有一子,不过生有怪病,多年来也从未有人见过他的样子。”

  何令仪停下来,细细听着锦屏的呼吸声,像是在猜测她的反应。

  原来锦屏眼中的,与她相敬如宾的女人不过是他的表妹,

  原来那女人日日去阁楼之中不过是为了不便于亲近,担心出了破绽而避开众人,

  原来,原来根本没有何荣,原来她的丈夫从一开始就不曾存在。

  “那么我呢?为什么又平白有了冲喜这一说,你就不怕你的秘密被我发现吗?”

  锦屏坐起来对着他,黑暗中眸子一阵悠悠的光亮,

  “我原本,”何令仪停下来叹气,又缓缓开口,“原本想结束这样胆战心惊的日子,想烧了阁楼,找人替罪。”

  “你想烧死我?再将一切栽赃给我?”锦屏打断他,声音里还带着哭腔。

  “可我,可我,”何令仪急慌慌地打断她,“我后悔了,我想到你被困在火里的样子,我就忍不下心。

  这么多年与王爷周旋的时候我也能镇定自如,独独是一想到你,我的心就全乱了。”

  他说着去抱她,搂过她的肩将她拉到怀里,抵着她的头轻轻叹气。

  “别怨我好不好?我将一切都告诉你了,从此我再不会骗你。”

  锦屏费了一下午的时间说服自己绝不要原谅这个拿她做刀子使的人,而今面对着他,他这一句好不好像温泉水似的,那么片刻光景就软化了她的心,

  自己信誓旦旦说的话全不作数了。她伸手揪住他背上的衣裳,皱着眉头无声地哭。

  “这么多年来,你就没喜欢过谁吗?”她原本认为他的孤寂是妻子的无暇顾及,现在才明白原来他的寂寞更甚于她所想,多年来不能娶妻,其中辛苦,她略一想就觉害怕。

  “旁人避我如避鬼神,哪里有人愿意亲近呢?只你一人那样真诚待我,

  起初我有心骗你,假意向你倾诉心扉,你竟然毫不怀疑,那样坦诚,

  我还记癫痫能治好嘛得当时你说的,往后,你都要陪着我。这话现在还作数吗?”

  锦屏听这话脸不由得一红,暗暗怪自己那晚喝醉了,说话也不知道顾忌。

  她未料到那句话他现在仍然记得,羞愤之下狠狠在他腰间拧了一下。

  柒

  那夜过后,何令仪借为夫人侍疾为名,彻底将锦屏接去自己屋中朝夕相见。

  日常他读书拟公文之时,她就坐在他身边,盯着他案上的剑兰出神,常常说着要摘了花给他做香袋,

  有时候他花整个下午的时间教她写字,偶然间发觉她笔锋间有些英锐之气,倒不像是寻常女儿家。

  他抓着她的手看着她写的字发愣,锦屏察觉过来,将脸一扬道,“你别是怕我超过你去,不肯好好教我。”

  她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刺的他心里一阵酥麻,他也顾不得纸上的字,只回过身将她拥进怀里。

  她那样的顽皮活泼,生动鲜活,从前书房里那样孤寂无言的日子皆因她的到来而变得热闹喧嚣。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移。欢娱在今夕,嬿婉及良时。” 某一个下午,他握着她的手,在纸上这样写。

  她见他难得地郑重,不免诧异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苏武的《留别妻》,说的就是,你与我此刻要结为夫妻了。”他存心要逗她,顺口说了这样的话。

  她深信不疑,提笔在纸上歪歪扭扭地写上“苏锦屏”三个字,又将笔交给他,

  他依照着她那几个打着转儿的字,打趣也写上自己的名字。

  “这便是你我的婚约。”她边说边折起纸来,往袖中一塞,笑呵呵地对着他,“往后你若惹恼了我,我就拿这个问你。”

  他作势要夺过来,却不如她灵敏,他盯着她道,“这算什么婚约,总有一天,我要你作我明媒正娶的夫人。”

  他正言之凿凿,却发觉她的眼睛骤然地闪躲开,只当她害羞,也未十分在意,仍铺了纸写字。

  翌日他早起去上朝,醒来时锦屏仍旧在枕畔酣睡着,他轻手轻脚地起身,迷迷糊糊间觉得她用双手搂住了他。

  他拿她这样的赖皮最没办法,只好转过身去哄她,将手搭上时忽地觉着锦屏的一双手那样冰凉刺骨,

  他挣着她去拉被子要给她盖好,却怎样也挣不开,那双手牢牢把他抱着,他还从不知道她有那样大的力气,只好由她搂着。

  回身去抚摸她的脸,拿开手时觉得手上湿漉漉地好像沾了水,他疑惑正要细看,

  她却忽然地放开了那双围在他腰间的手,慢慢缩回被子里,又转过身去窝在被子里。

  他怕惊动了她,又怕误了上朝的时辰,也顾不上想许多,赶忙换了衣裳起身。

  捌

  那日朝上,他发觉皇帝神色威严肃穆,尤其是看着他时,两道目光似刀子般直直地戳过来,

  他发觉自己早已厌倦了那朝堂上的尔虞我诈的心思,只有自家的书房让他神往。

  不料此时忽然听得皇上于上头叫他的名字,他只觉得身上一寒,慌忙跪下扣头。

  只听得皇上威严问道,“何令仪,多年来你只和朕说你的儿子有怪病,朕多番赏赐金银抚慰治疗,如今朕也想问问你,这些年来他的病究竟治好了没有?”

  何令仪心内暗叫不好,往日皇上对他从来和颜悦色,这些家事即便有要过问的,也是私下里的寒暄,今日在朝堂之上厉声诘问,怕不是起了什么疑心。

  他来不及细想,赶忙含糊应道,“多谢陛下过问,不过小儿的病久治不愈,多年来也未得缓解。”

  不料话音刚贵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落,就被五王爷立时驳道,“臣弟有话要回,何大人家中妻子之事恐是大有端倪。”

  皇上低低道了个回,便向龙撵上一倚,神色凛若冰霜,令人生畏。

  只听五王爷不急不缓回到,“何令仪多年来一直欺君罔上,他其实并没有妻子儿子,不过为了贪骗陛下的奖赏银两才编造故事,夺取天下人之怜悯,实在可憎。”

  “皇上,”何令仪想辩白,却被王爷冷冷抢白道,“皇上不要听信这小人一面之词,臣弟有证人可以证明,他曾亲口与人另定有婚约,亦可呈上笔迹为证。”

  “证人何在?笔迹何在?”皇上怒火中烧,将一个茶盏狠狠掷于地上。

  “民女愿为王爷作证。”朝堂上,忽地响起一个声音。

  这声音,这声音!何令仪心里狠狠一缩,这声音日日与他朝夕相伴,他再熟悉不过。

  只是这声音朗朗悠逸,柔中带刚,简直不像一贯的那个她。

  锦屏绣着花边的裙摆徐徐从他身边漫过,在他跟前稳稳地跪下。

  “是何大人亲口对我说过,自己未有婚约,其妻子不过是表妹而已,

  且多年来,他根本没有所谓的儿子,只不过为了骗取粮饷,诱骗皇上您的同情而已。他与民女有笔迹为证,还请皇上过目。”

  锦屏说着,递上一张纸,纸上正是那个午后,书房里他一时兴起,对她说的“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那日,她执笔那样细致地写下自己的名字,此刻那张呈满缠绵的纸便高高举在他的头上,千斤顶一般压着他。

  何令仪错愕抬头,锦屏的背影是那么挺直而坚定,像一根钢针直直地戳进他的心里,将他所有的辩解之词全然击溃。

  朝堂上犹有人厉声指责他“欺君罔上”“狼子野心”,然这些话在他耳边响着,竟全不如锦屏那沉默的背影刺得痛,

  昔日书房里、枕边上那娇媚飘逸的身影,此时此刻就跪在他面前,作了那告发的证人,将他对她绝无仅有的真心狠狠踏碎。

  玖

  时年十月初二,当朝太尉何令仪因欺君罔上,肆意欺瞒之罪被革去官职贬为庶人。

  后因朝野之上弹劾之声鼎沸,那些积年怨恨他的,不忿他的人众口铄金,添油加醋,生生是将他斥责成罄竹难书的千古恶人。

  众人怨气难平,皇上不得已又加一道旨意,派人送去一杯毒酒,以平息众怒。

  那时何府被抄检一空,花残柳败,一片凄凉之景中,唯东角的浣溪轩因地界偏僻尚有几株青松未败。

  那位曾位极人臣的何太尉总是站在那里,不知看着什么地方,一站就是好久。

  锦屏来的时候,才进了冬月,天上淋淋撒撒地正下着雪,何令仪站在屋后发愣,衣襟上蒙着一层薄薄的雪。

  “何大人,许久未见。”锦屏叫他,笑得端庄郑重,颇为客气。

  “安良姑娘,恕小人眼拙,先前竟不曾认出。”对比着锦屏的春风满面,何令仪显得憔悴消瘦。

  安良这名字,提起来便令人胆寒。这女子多年来被五王爷养在王府,为王爷效力。

  传说她性格多变,可猜透别人的心思,变作截然不同的心性迎合各色人等,男人一旦沾上她,无一不被牢牢掌控,

  无论是杀人如麻的将军,或是行端坐正的大儒,不管城府如何之深,她皆可不用一兵一卒而使那人将自己的秘密全盘拖出。

  只一点,除王爷外,从未有旁人见过这女子的真容,又或许见了她的人还未及察觉便送了性命而不自知。

  “我来送大人上路,还请大人满饮此杯,锦屏欠大人的,唯有来生再还。”癫痫病最新的治疗方法p>

  安良微微福下身,递过一杯酒去,面上露着不带任何感情的笑意。

  何令仪未理会她这句话,伸手去拔了根松针,作势要递给锦屏,末了又神色黯淡,将手收回袖中。

  “我还记得那时你站在这树下,偶然地回头看我,满头的青丝泼墨一般撒在衣襟上。

  那年家宴上,你和我说你会永远陪着我,你还说过,你愿与我结为夫妻,我问你,这些话中,可有一句是真心实意而无关你的任务?”

  何令仪几近失声,眼眶通红,从来那样镇定平稳的人此刻摇摇欲坠,颤抖着看着她。

  多年来,葬送在安良手下的男人多不胜数,有许多许多在临死前发狂咆哮,问过她可否有过一丝一毫的真心,

  要怪只怪她将每一场戏都演得那样逼真,但她总能及时地抽身出来,不料此刻她却偏过头去微微一怔,半晌终是含笑道,“与大人情深的是锦屏,而非安良。”

  何令仪颇为无奈地笑了笑,接过酒来一饮而尽,最终倒在那一片松林之下,模糊仍见得那女子披散着满头青丝于松下立着。

  天地间悲恸无言,唯雪不解风情,仍簌簌铺盖着。

  拾

  盘山道上,一辆马车稳稳地开过,留下一阵清脆的铃铛响。

  车厢中有一白衣女子正焦急地盯着仍昏迷未醒的男人,面容故作平和,实则却是焦急难掩。

  解药已经喂下半个时辰,男人却还毫无动静,女人托着下巴沉思,

  他若不能醒来,岂不是死了也要怨恨她,递过毒酒时,她怕露出破绽,说了那么多句狠话。

  等他醒来,她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她一定要告诉他,自己对他,是意料之外地动了真情。

  多年来她阅人无数,凶狠暴戾的人、不近人情的人,她皆可应付自如,抽身得干脆利落。

  唯这一次,她遇上了这么个温柔的人,叫她那浑身的解数都派不上用场,陷得抽不出身来,纵能与他勉强周旋着,却怎么也舍不得看他的眼睛。

  夜夜宿在他枕边时,她总是想起当年王府里,王爷为让她技艺长进,将她关在暗室之中整整一月逼她学着不慌不乱,

  她的心早就被磨得坚不可摧、刀枪不入,任是怎样摧残,她都挨得过去,

  她却未料到世间会有人这样的温柔体贴,待她如八月山溪,那样和缓温热,像太阳一样握着她,叫她一念间慌乱不已。

  那日书房里,他对她说的那些话竟让她生出一分贪念来,那会儿她多愿意自己就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儿,余生的日子里全是和他的浓情蜜意。

  因此强撑着办完了差,她向王爷请辞退隐江湖,偷来了解药喂他喝下。

  此刻,她正要带着他远去山林之中,她在心里暗暗许下,从此以后再不问世事,只与他在山林中觅一个住所,他耕她织,安稳度日。

  “咳,咳”男子悠悠醒转,仍在猛烈的咳嗽,她连忙伸手为他拍着胸口,如释重负。

  “安良?”何令仪惊叹一声。

  “老爷,我叫锦屏。”

  回答是这样俏皮轻快的一句。

  - 完 -

  满意这个结局的话,就给咱们点个在看吧,晚安(づ ̄3 ̄)づ╭❤~

  【卿云斋笔录】

  轻熟女的闺中密友,专攻两性暖文

  更多精彩婚恋故事,请移步历史文章!

  欢迎分享和转发哦!

  喜欢这篇故事,就点点“在看”

© zw.hmvah.com  商贾人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